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引子
    “十里洋场火光烧,百万弟兄斩红毛,义和拳法千千万,所向披靡看今朝”

     我太爷爷秦忠臣祖上世世代代都是农民出身,到了他这一代,已经穷到了根上,吃了上顿就没有下顿,家里的米缸干净到连老鼠都不愿意光顾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跟着一群泼皮无赖在后背上纹了“扶清灭洋”几个大字,拜了白莲教,绑上红头巾,跟着军队一路进关讨伐。

     起初的几年,太爷爷跟着军队见了教堂就砸,看见洋人就打,一路打砸抢烧,着实过上了神仙般的快活日子,就连我太奶奶那两年出门回娘家坐的都是明晃晃的玻璃轿子,前后簇拥,天天的大鱼大肉,那叫一个风光!

     然而好景不长,好日子还没过多久,就赶上了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。“金刚不坏”的身体碰上了洋枪洋炮立马就现了原形,在八国联军和满清王朝的夹击下,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的义和拳运动被打了个七零八落,太爷爷为了逃命,慌乱之中跟着几个团练就跑到了湘西一带。

     不能砸抢,就没有了生活来源,如此一来,太爷爷和几个团练天天饿的就像是大眼瞪一样,恨不得大街上抓个人就活煮了吃。在这要命的时候,一个湘西当地的土家人找上了他们,问他们愿不愿意跟着他去“走影”。

     何为“走影”?其实就是咱们口中所说的“赶尸”。赶尸起源于湘西,属于茅山术的一种,最早的用途是将那些战死他乡的士兵们引回故土,好使其可以落得个落叶归根。以前的人们都讲究尘归尘,土归土,人死了一定要埋回自己的家乡,否则就会变成孤魂野鬼在外游荡。

     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,太爷爷从一具难产而死的女尸肚中得到了一本叫做《青山集》的古书残本,上面的内容像是一本图谱,画的是鉴别各种古物的方法。

     太爷爷知道这书上所写的东西非比寻常,他偷偷把书藏好,背着自己师傅悄无声息的跑回了东北老家。

     彼时的太爷爷已经离家二十多年,东北也早就从五色旗变成了青天白日旗,太爷爷一路打听,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妻儿,那时,我的爷爷秦玉河都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。

     太爷爷靠着那本《青山集》改行做了个“憋宝人”,没过多长时间,就在辽东一带打出了名气,号称“鬼眼秦”,几年的光景就成了当地有名的富户,直到九一八事变,日本人占了东北之后,才带着老婆孩子避进了关内,而我爷爷秦玉河正是一腔热血的年纪,在政府的号召下,毅然决然的参了军,奔赴前线。

     什么叫“憋宝人”,说白了就是帮人识宝鉴宝的,属于外八行的偏门,虽然老话说盛世古董,乱世黄金,可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依然还是有不少人热衷于搞古董收藏,而且在那个时候能玩得起这个的,基本上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 话说有一次,有一伙日本人在山里建地堡的时候,无意之中挖出了一个辽代的古墓,用探灯往下一照,深不见底,日本人不信邪,于是用绳子放下去了两个日本兵,结果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拉上来一看,疯了一个,死了一个。

     这一下可把日本人吓慌了神,这时有个汉奸凑上来说,实在不行就把鬼眼秦找来吧,那老家伙懂这个。日本人本来就不太信中国这些什么鬼啊怪啊的,可架不住莫名其妙的死了两个兵,没有办法,只能派几个伪军把我太爷爷从家里给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 太爷爷只懂鉴宝,不懂盗墓,到了现场之后也有些抓瞎,可耐不住三八大盖就顶在脑袋上,只能硬着头皮下去了,这不下去还好,一下去就出了事!

     日本人挖塌的地方正在古墓的墓道上方,太爷爷下去后,把手电打开,接着微弱的光芒四处扫视了一圈,墓道中都是大块大块的石板,四周的墙上画满了壁画,往前不到两百米的墓道中央有一块大约两米高左右的石碑,碑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和一排大字,碑下是一个类似乌龟一样的动物石雕。

     太爷爷凑上前,只见石碑上那一排大字写的是“大明辽东总兵太子太保宁远伯李成梁之墓”,碑旁一具已经风化的尸骨穿着盔甲,拄着刀端坐在地,太爷爷吓得后退几步,直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!

     我的个天老爷!这哪是什么辽代古墓!这分明是大明幽州总兵李成梁的墓穴啊!

     传说李成梁因常年镇守辽东有功,得万历皇帝宣赐进京封赏,可李成梁怕有小人在皇帝面前进谗言,这一去不能复返,所以“吞金自尽”,死时从幽州五门出殡,墓葬不明,没想到居然是埋在了关外,而且还被这群日本人找到了!

     就在这时,太爷爷注意到那具风化的尸骨怀中有一本残破不堪的古书,他走上近前,把古书拽了出来,掸掉上面的尘土,封面上清清楚楚的写着“青山集上册”!

     忽然!那具尸骨“咔咔”作响,猛地从口中喷出一口黑气!太爷爷躲闪不及,被黑气迎面喷中,当下大脑一片空白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再醒过来的时候,太爷爷发现自己躺在山脚下的一片树林中,而那群日本人已经不知所踪,那本青山集上册端端正正的揣在他的怀里,太爷爷不敢迟疑,回到家把古书藏好,自此一病不起,一直到了49前后,情况在略微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 不过他实在想不通的是,为什么同一本古书的上下两册会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地方?!而且还是一个在女尸的肚子里,一个在明朝的古墓里!

     那本青山集上册记载的是一些降妖捉鬼的方法和诡异的经历,内容荒诞至极,看似与下册毫无联系,却又暗藏玄机,他百思不得其解,又怕被人发现,便把这两本古书又分别藏在了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 一来二去,就到了建国以后,爷爷从军队里退了下来,做了本地的公安局长,同时生了我父亲,安稳了没多久,66年一场席卷全国的文化运动爆发,太爷爷因为背上“扶清灭洋”几个字被拉去批斗,老人家那会儿已经快九十岁了,被折腾的没几天就过了世,家里的古物也被砸了一个遍,好在我父亲机灵,把那本太爷爷视若珍宝的《青山集》连夜转移了出去,这才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 78年拨乱反正,爷爷因为太爷爷的事受了很大刺激,索性把我父亲也安排进了公安口工作,不为别的,就怕曾经的悲剧重演。

     这么一转眼就到了八十年代末期,我出生了,因为是爷爷最小的孙子,所以我爷爷给我起了个小名叫“老疙瘩”,之后我顺利的考上了警官学校,毕业后,在家里的运作下,我被送到了本市的市公安局做了刑侦队长,而我爷爷,就在我入职的前一天,因病过世了。

     在他弥留之际,他将那本已经老得昏黄的《青山集》塞进我的怀里,并嘱托我一定要保存好,不准遗失,我连连点头,不敢不答应。

     那本《青山集》从此就一直带在我的身边,我时不时的就会拿出来翻看一番,上面记载的都是一些闻所未闻的奇闻怪事,我也只当本鬼怪故事书看,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本书居然在一次刑事案件后,成了我赖以破案的关键!更让我揭开了一桩三十年前的惊天血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