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 精神病
    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,这只小黄鼠狼吊死的模样和状态跟李占山几乎一模一样!

     “这怎么会有一只黄鼠狼!”谭笑长大了嘴巴,吃惊的说。老鬼上前把黄鼠狼尸体从机器上解下来,拿到我面前说:“邪了门了,怎么会在这吊死一只黄鼠狼。”

     黄鼠狼这种动物生性机警,是绝没可能在喧嚣的城市里出现的,更别说火狐狸皮草厂位处市郊的东北部,离山区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 我看着这只已经咽了气的小黄鼠狼,皱了皱眉头回头问贾宁:“你们厂子里平时有黄鼠狼进来过吗?!”贾宁这会儿好像已经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来了,他摇了摇头:“没有,以前从来都没有黄鼠狼出现过,做大衣那件还是我们从一个山里老猎人的手里收来的。”

     这实在是太奇怪了!在李占山吊死的厂房不足一百米的对面仓库里,居然有一只黄鼠狼跟他相对着死于同一种死法!

     我拍了拍额头,对谭笑说:“厂区戒严,没有局里的命令任何人不许擅自出入,还有,这具黄鼠狼的尸体一起带回去,做解剖。”谭笑点头,全部记好之后,扭头出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 “走吧,晚上回去开会,看看有没有可能并案处理。”老鬼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 警车里,我靠在座椅上一边闭着眼睛一边思考,这个案子实在太让人头疼了,现在不光是商场血案的线索全断,而且还牵扯出了另一桩命案,真是棘手。

     “要不咱们两个先去六院提审一下嫌疑人,看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”老鬼摇开车窗,点上根烟,一边抽一边对我说。

     我咳嗽了两声:“走吧,已经过了二十四小时了,估计那边的精神鉴定也做完了。”我拍了下开车的谭笑:“不回局里了,直接去六院。”

     辽省某市第六医院

     “秦队长,根据我院对病人做的精神鉴定检测显示,该病人可能患有重度“躁狂症”,不排除发病时有攻击他人的倾向。”六院院长钟启发身着白大褂,手里拿着一份报告单面无表情的说。

     老鬼眯了眯眼睛说道:“那我们现在可以对犯人进行提审吗?”钟启发摇了摇头:“我个人的意见是还不行,病人现在的情况并不稳定,如果你们的询问刺激到病人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 我冲谭笑使了个眼色,谭笑连忙摆摆手说:“不会的,钟院长你放心,我们也是受过专业问询训练的,一定能保证在不刺激的病人的情况下完成问询。”

     倒不是非今天提审不可,而是在此之前已经有过这类的例子,就在不久前,一名抢劫强奸杀人犯就是因为被怀疑有精神病,在做精神鉴定的期间,居然直接就在六院里跳楼自杀了!

     “秦队长,如果你坚持,我可以同意你们进行问询,不过你们不能把人带走,只能在这儿问询。”钟启发依旧是面无表情,我衡量了一番后,说:“可以,没问题,就在你们的地方进行提审。”

     钟启发合上文件夹,朝外面叫道:“来个人带这几位警官去见上午送来的赵文娟!”

     在一个小护士的引导下,我们走上了位于六院顶楼的重症区,顶楼整个是一条长长的走道,宽到可以容下一辆马车通行,四周异常的阴暗,所有的窗户为了防止病人发生意外,都已经被封死,阳光一点都投射不进来,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压抑。

     走道两边是一间挨着一间的病房,每个病房门上都只有一扇巴掌大小的铁窗,时不时的从里面传出来毫无预兆的阴笑,笑声十分的瘆人!而且还有几个游荡在外面的精神病患者,面无血色,一言不发,走路像木偶,嘴里不断的嘟囔着一些根本听不懂的话,还有对着空气说话的,就像是在跟人聊天一般!

     谭笑跟在我的后边,高跟鞋踩在地上在空旷的过道里发出“哒哒哒”的声音。老鬼跟我并排而行,时不时地向两边张望一下,提防有精神病人突然发狂攻击我们。

     “啊!”谭笑忽然尖叫一声,跳到了一旁,正撞在一个精神病人的身上!

     “嘿嘿嘿,嘿嘿嘿”那个病人脸色惨白,两个眼睛像是青蛙一样鼓了出来,双腮也坍陷了下去,一边惨笑着一边向谭笑摸去!谭笑毫不迟疑!一个擒拿把那个病人双手反剪过来!用膝盖狠狠的顶在了他的背上!

     “啊啊啊!”精神病人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!不住的挣扎!谭笑控制的很吃力,眼看精神病人就要挣扎着站起来!老鬼上前帮谭笑控制住精神病人的双腿,大叫:“快叫人帮助啊!”小护士呆在了原地,老鬼这么一叫,才反应过来,慌忙拿起电话呼叫保卫。

     两分钟后,几个保卫人员冲上楼,把那个发病的精神病人强行抬到了楼下。我拍了她一下,说:“干什么一惊一乍的?!”

     谭笑手指过道里的一个阴暗角落,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,角落里一个好似蹲着的身影,正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什么东西,疯狂的咀嚼,我凑近了仔细一看,竟然是带着血的卫生巾!

     小护士连忙上去把那个病人手里的卫生巾给抢下来,回头给我们解释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这个病人头部受过重创之后,就有了嗜血的病,当初抓他的干警就差点被他咬断了喉管。”

     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顿感一股凉气从后背冒了起来,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!

     一路摸索,在快到过道尽头的时候,小护士停了下来,指着面前的一道铁门说:“这里就是昨天送来的那个病人,因为她刚刚砍死了人,所以院方怕她再次发狂,就把她关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我扭头对谭笑说:“犯人资料。”谭笑呼了口气,拿出文件夹,打开之后念道:“赵文娟,女,五十岁,离异,本市人,无前科,目前在一家木材公司上班,有两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 “彭”!铁门好像被什么东西猛地撞击了一下!一张狰狞可怖的脸出现在铁窗上!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凶恶的瞪着我们!咆哮着:“放我出气!有鬼!有鬼啊!”

     小护士被吓得连连后退,我一皱眉头,对小护士疑惑的说:“什么有鬼?”小护士磕磕巴巴的说道:“我,我也不太清楚,这个,这个病人从昨天送过来开始就一直这样。”

     “把钥匙给我,我们自己进去。”老鬼看出了小护士的恐惧,便说道。小护士感激的看了老鬼一眼,颤抖着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,递给老鬼之后扭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 老鬼拿钥匙上前插了好几次才勉强插进去,一拧,一推,铁门缓缓的开了。

     病房里的那个女人好像已经平静了下来,她缩在墙角,头发遮挡住了脸,身体不停的颤抖,整个病房内静的可怕,连我们几个的心跳声,均匀的呼吸声,在静的诡谲的气氛下,也都异常的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 “有鬼。。。有鬼。。。”赵文娟嘴里翻来覆去的就是念叨这两个字,我刚要靠近,她突然发了疯般的跳了起来!抓住我的衣领,嘴里狂喊:“有鬼啊!会说话啊!有鬼!!!”

     赵文娟力气大的出奇!两只手像铁钳子一样紧紧的箍住了我的脖子!老鬼和谭笑一见赵文娟发难,赶紧冲过来帮我一起把赵文娟的手掰开,再将她控制住!

     “好大的力气,咳咳!”我咳嗽了几声惊讶的说。谭笑也拍着胸脯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这个女人又发狂了!”

 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赵文娟重新缩到了墙角里,情绪也逐渐的再次平稳了下来,只是不论我和老鬼问她什么,她都只是重复“有鬼,会说话”这几个字,着实让我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 “今天看来是问不出来什么了,走吧,先回局里,通知他们晚上加班开案情研讨会。”我对谭笑说。

     离开六院的时候,钟院长和我正好走了个碰头,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,一言不发,快步的向大楼里走去。

     车上,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,这个赵文娟看着跟普通的家庭妇女也没有什么区别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我真不相信这样一个女人居然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接连杀了三个人!

     “我说,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?”老鬼往车坐上一靠,双手枕在脑后,饶有深意的说。

     “什么奇怪?”我问。

     老鬼没看我,摸出一根烟叼在嘴巴里:“这个赵文娟虽然精神鉴定显示有问题,可你想没想过她什么会突然发狂?还有,黄鼠狼皮的大衣,吊死的李占山和小黄鼠狼,这可够“邪门”啊。”

     邪门,这个词他今天至少已经说了好几遍了,他到底什么意思?“有话就说,别卖关子。”我说道。老鬼嘿嘿一笑:“小谭,掉头,去退休干部家属大院。”

     “去那干吗?”我越来越不明白老鬼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废话,能干啥,请四叔“出山”啊!”